70后凭什么给80后上课

亲子乐园 2020-05-21 03:58

重点关注

“好不容易紧凑着点过日子,就蜗居了;好不容易自谋生路,就蚁族了;好不容易有个孩子,就孩奴了……没有一代人有这么多潮词,没有一代人这么喊冤的。”“80后”从今年起陆续迈入而立之年,近日,一本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、为“80后”“喊冤”并为其指路的《无法独活:致喂大的年轻人》在络上引发争议。

有意思的是,这本书的5位作者无一例外都是“70后”。昨日,专访了作者之一、该书策划人兼主编王千马,对于这次“70后”评说“80后”的目的,他表示“就是为了和普遍迷茫的‘80后’们探讨一下,怎么才能活个明白。”

如何定义:

“无法独活”的一代?

“有这样励志的吗?又是指点又是棒喝?”有友对书中观点提出质疑。尤其是本书腰封上的“‘80后’须棒喝”和副标题“致喂大的年轻人”,更是引起诸多‘80后’反感,甚至有友留言:“我们‘80后’不需要别人的无端指责。”对于这类说法,王千马表示:“腰封上的棒喝,并非指责,而是在激励‘80后’:到时候了,该想想了,世界终将是你们的。”

年龄最长的“80后”,今年已经三十而立。与过往世代不同,这个群体几乎是心不甘情不愿地“被而立”了。一个正逐渐进入橄榄型社会中间层的群体,今年以来引起了社会各个层面的极大兴趣。如何定义他们?学者张鸣说:“按世代顺序,‘80后’是一群僭越之辈。人家‘60后’、‘70后’还没怎么样呢,你们就冒出来在舞台上大叫大跳了,难怪前两代人侧目。”香港知名评论家梁文道则感慨:“有更多年轻人,我觉得他们会写得更好;在内地,我发现更多评论人能够写出非常优秀、出色的文章,写的东西我完全想不到,更契合时代、更有影响力,我想,我不再需要继续去干了。”

《无法独活》一书给“80后”的定语则是“无法独活”和“喂大的一代”,尽管这两顶帽子他们非常不喜欢不认同。王千马表示,没有丝毫看轻“80后”的意思,只是实话实说,“这代人是第一代独生子女、第一代完全在市场经济中的成长者、第一代脱离国家单位‘体制喂养’的人,这决定了他们是未得成熟即承受社会转型试验的一代人”。

王千马还谈到,“80后”在和平、溺爱、应试教育、经济第一的环境中长大,精神层面的自我建构严重不足,对自己的命运和社会的发展缺乏理性的认知和思考,“当遭遇社会失业率高、金融危机时无疑会感到困惑无助,那种‘无法独活’感必然很深”。

络纷争:

“80后”买“70后”的账吗?

《无法独活》从尚未出版到现在一直争议不断,其中最大的一点就是,“80后”读者不买这几位“70后”作者的账。

作者王千马、夏烈、张守刚、张亦峥、吴海云都是近年来活跃的“70后”评论人及媒体人,该书正式上市之前,五位作者在新浪、搜狐、易等各大门户站发表的博文就引起了读者极大的关注,王千马在其易博客发表的一篇名为《谁说70后在集体教训80后?》的博文就引起了比较大的争议甚至谩骂,有友留言称:“书名本身就有对‘80后’的歧视。喂大的年轻人,在中国传承了几千年的历史,哪个小孩不是父母喂大的。喜欢为自己叫屈,却不曾想过为什么‘80后’会这样对待你们的作品,实在是你们有的字眼太过严重了”。[NextPage]

王千马表示,这明显是“80后”被骂惯了的条件反射,“我们其实是寄希望于这个群体”。相对“50后”、“60后”,他认为由“70后”来评说“80后”更为贴切。“我们和他们有着相近的生命轨迹,许多人都有一个‘80后’弟弟或妹妹,我们更能够理解他们。”更重要的是,作为有“沉默的一代”之称的“70后”,王千马认为,他们在评说“80后”的过程中,贯穿着对“70后”的自我反省,某种意义上也是兄长们一点可贵的人生经验。

对于这场纷争,文化评论人韩浩月认为,“逐渐掌控了话语权的‘70后’,也成了橄榄型社会中间的构成部分,‘70后’如何做比如何说,似乎更能影响‘80后’。”但必须看到,“80后”的思维和视界已经将“70后”抛弃到一个不被注意的角落,“一旦‘80后’对他们生存的时代产生更为独立、清醒的认识,那么‘80后’所焕发出的能量将会是超越‘70后’们的。”

解决方案:

“蚁族”只是“舆论绑架”?

不管纷争如何,“80后”一代的迷惘正成为越来越受关注的社会问题。书中针对当下年轻人关心的“城市定居”、“买房”、“剩女”、“络生存”等众多问题进行了解剖和辨析,并力求为“80后”们寻找一个既符合社会发展要求,又符合年轻人实际的价值尺度。

比如去年开始备受关注的“蚁族”,《无法独活》一书认为,大批既得利益者号召帮助“蚁族”的时候,需要警惕了:年轻人初入社会逐步积累克服困难,本来是正常的过程,而在舆论扩散的过程中或明或暗的出现一种导向,蚁族是社会不公造成的产物。书里一针见血地指出,难道大学生毕业就应该给发2000元以上,这样岂不是回到了计划经济时代?这样一种导向带来的心理暗示是负面的,给年轻人带来的完全不是正面疏导。

又如书中对剩女的分析,不是没人娶而是不肯嫁。剩女是人格独立和精神解放的产物,不是丢脸的没人要的,相反是自信的产物。炮制剩女这个词的人,是男权话语的维护者,是对“谁叫你挑男人挑花眼了”的恶毒报复。

《无法独活》回顾了年轻人被“舆论绑架”的历程,从另一个侧面再次提醒他们,很多社会现象和自身的“问题”需要换个思路想想,有益的反思正是“独立”抑或“三十而立”最好的礼物。

(实习:郭婧涵)

东莞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
青海治疗白癜风方法
失眠健忘吃什么食物
相关阅读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