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恒之心第0066章两场三更求收藏推荐搭配

分娩期 2020-05-21 12:15

永恒之心 第0066章 两场(三更求收藏推荐)

“好!”

云岳宗主一挥手,原地凭空出现几块拳头大的天外陨铁而从厂商内置站的情况看。

铁剑门一方,走出一名古稀老者,抓起陨铁,检查了一下:“没错,品质也过得去。”

“嘿。”

毛长老走到对面,掂量了一下铁剑门的黄铜晶,笑道:“成色尚可。”

陈宇愕然。看来毛长老资历不俗,负责出面鉴定材料。

同时。

他发现一个细节:云岳宗主和铁剑门的八字胡中年,都是凭空取出赌战的珍灵矿石。

难道,是传说中的储物道具?

陈宇没多想,宗门世界,浩瀚神秘,有太多自己没接触过的事务。

“赌注没问题的话,那就开始吧。战斗规则,与前几日一样,只有年龄不超过二十的弟子,能够参与赌战……”

八字胡中年重述了下规则。

很快。

铁剑门一方,走出一个身披淡紫软甲,手握剑盾的少年。

这少年,一脸木讷,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。

“谁上场?”

云岳宗主的目光,扫过三位主力。

秋月儿、万冬、石川三名主力弟子,都有些蠢蠢欲动。

“按宗主的承诺,每赢一场,可得三千次品元石、一斤陨铁。”

尤其是秋月儿,一脸期盼,信心满满的样子。

不过。

此女算是一个压轴弟子,不仅修为功法强大,还有定制的宝器,自然不会立即上场。

“我来吧。”

石川手握一把金环大刀,一脸沉稳镇定。

几位长老点了点头。

噌!

石川手握金刀,登上试金台。

“云岳门石川,阁下何人,报上姓名?”

石川冷视木讷少年。

然而。

对面的木讷少年,熟视无睹,直勾勾的望着石川。

“你……难道是个哑巴!”

被无视的石川,面色微红,有些恼火。

少年面色呆木,仍然一言不发。

这一幕,让在在场一众观战者们,大感错愕。

金浪刀!

石川无名火起,手中金刀一挥,内息狂啸,肉眼只见一道道金纹刀光,如浪涛一般席卷向木讷少年。

“金浪刀!是云岳门出名的高阶刀法。”

不少弟子出声。

对此刀法,陈宇也有耳闻。他最初选择主修功法时,曾在《金浪刀》和《云煞拳》之间,做过对比。

铛嗤~

试金台上,传来金铁交鸣的震响。

只见,木讷少年手中的盾牌,泛起一层深青光纹,气劲爆闪,把石川的刀震开。

什么!

石川身形退后几步,虎口发麻,一脸吃惊。

而那木讷少年,手握盾剑,慢条斯理,一步步向他逼近。

铛!铛!

试金台上,火星溅射,石川的金刀,掠起一道道声势骇人的金纹刀光。可每次攻击,都被木讷少年,四平八稳的挡住。

“《金浪刀》大成,逼近巅峰。威力与我的云煞拳相差不多……”

陈宇暗暗吃惊。

论威力声势,石川的刀法,几乎追比段骁龙,且更有持续性。

“那少年的盾牌,是一件半宝器。不过在他手中,倒是发挥出不俗的防御效果。”

“此子心无旁骛,步伐沉稳,防守无懈可击。”

一些长辈高人,出口评价。

在心态和防守上,木讷少年无可挑剔。

铛!铛!铛!

石川加大攻势,手中金刀挥出金涛刀浪,形成一团金纹闪闪的旋风刀浪。

这攻势,足以让一些炼脏初期弟子,为之汗颜了。

但对面的木讷少年,面无表情,手中盾牌一次次顶住攻击,且时而爆发出一团气劲,把石川的金刀震开。

百招过后。

石川的额头上,隐隐浮现汗迹;木讷少年,依然面不红心不跳。

云岳宗主、几位长老们,眉头皱起。

“缩头乌龟!”

石川不禁叫骂,而那木讷少年,嘴角勾起一抹讥讽。

“石川的刀,也是半宝器。但这呆木少年,似乎耐力很强,心态极好。”

陈宇看出局势的不利。

他怀疑,木讷少年是不是修习过特殊功法,或者横练功法,以至于耐力和力量都极强。

铛!铛!铛!

场上的交击,连绵不绝。

渐渐的,木讷少年不仅仅是防守,时而手握盾牌,主动顶向石川。

你不攻击,我拿盾牌逼你。

试金台就那么大,一旦跌下台就输。

“不好!”

石川感觉内息渐渐不支,他先前狂攻一番,消耗更大。

而那少年,力量、耐力很强,一次次撞击中,让他握刀的手发麻,虎口开裂。

半柱香后。

石川气喘吁吁,少年的盾牌,时而狂顶,将前者逼的节节败退。

某一刻。

铛嗤!

少年另一只握剑的手,猛然挥出一道炫亮剑芒,在石川力竭大意时,划过其握剑的手臂。

“好快!”在场观战者,低呼出声。

啊!

石川惊叫一声,“当啷”一声,握剑的手跌落在地。

手臂上,多出一道血痕。

显然木讷少年刚才一剑,有所留情,不然掉落的就是一截手臂了。

第一场,云岳宗输。

……

“哈哈!阿童虽然是一个哑巴,但天生有一股专注毅力。每天挥剑、顶盾上万次,风雨无阻……”iOS 8成问题最多的iOS系统

铁剑门的八字胡中年,一脸笑意和赞许。

哑巴?

众人一脸吃惊,望向木讷更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伤害。少年“阿童”。

“哑巴?专注?”

陈宇呢喃自语,似乎有所体悟。

惨败一场后。

云岳宗主和长老们,望向三位主力中,剩下的两个:秋月儿和万冬。

“宗主,我上去一定能赢他。”

秋月儿粉拳微握。

只是,宗主和长老们,并没有选她。

“我上。”

万冬同样信心十足,他看透阿童的策略,有获胜的信心。

几位长老,微微点头。

秋月儿毕竟是压轴人物,太早出场并不利。

反倒是万冬,实战经验丰富,修习《云煞拳》,功法深厚,实力仅次于秋月儿。

“记住,不要和他浪费体力,要做到一击致命。”

云岳宗主提醒道。

“弟子明白。”

万冬身形一晃,落到试金台上。

噌!

万冬身上涌现一股煞气,如同一只充满爆发力的豹子,围绕着木讷少年,飞快挪开步法。

他的《云煞拳》,能修习到大成,自然经历过多番杀戮。

万冬步伐挪动间,双眸冷厉,一直在寻找木讷少年的破绽。

“破!”

残影一晃,万冬以惊人的速度,近身欺近木讷少年。

呼哗!

他一拳打出,煞气阴风呼啸,强大的拳劲,形成一团模糊阴云。

那可怕的煞气,令得木讷少年气血呼吸一沉。

《云煞拳》修习到后面,煞气之威越来越强,不仅增幅自己的拳势,还能压制削弱对手。

蓬嗙!

木讷少年以静制动,盾牌还是挡住了万冬一拳,一股大力涌向盾牌,推向万冬。

岂料。

万冬诡异一笑,一击的瞬间,身形一闪而退。

甚至,他还隐隐借助盾牌的反震之力,加快身法速度。

唰!

一个回旋间,万冬挪到少年的另一侧,煞气腾腾的闷雷一拳,轰向木讷少年的肩部。

“不好!”

铁剑门一方的人,不由低呼。

那万冬,着实是狡诈,第一击看似威势极大,其实是虚的。

木讷少年手握盾剑,被真正近身后,灵活性方面,就陷入弱势。

这一拳,躲无可躲。

木讷少年脸上,没半点波澜,其心态之好,颇为惊人。

既然躲不开……那就不躲!

“当啷!”

少年扔掉盾牌,宛若一头倔牛,身体狠狠撞向万冬。

什么!

万冬大吃一惊。

在场众人失声,那少年居然丢掉了盾牌,身体迎向万冬。

同时。

木讷少年手中的剑,划过一道炫亮剑光,狠狠斩向万冬攻向自己的手臂。

那一剑,如同刚才击败石川,不出则已,一出则若闪雷。

隐约之间。

陈宇脑海中,浮现木讷少年每天挥剑上万次的麻木。

“糟糕!”

万冬的一拳,已收不回。那木讷少年是迎头撞向自己,这怎么躲。

或许。

他能击中对方,但自己的手臂,铁定是要被斩落。

“蓬!”

万冬一掌击中木讷少年,后者身上的软甲上,泛起一层淡紫光纹,削弱部分拳力。

半宝器软甲!

万冬不由失色,自己的强横一拳,部分力量被抵消缓冲。

而且,那木讷少年是有备而来,自然在软甲肩部,重点灌注内息,加强防御。

万冬苦涩。

他要输了,自己的一掌,或许能创伤对方,但绝对不致命。

而他损失的,将是一条手臂!

在此关头。

嗞嗞!

一道电鸣般的声音,在耳边响起。

下一刹。

一道淡蓝色的旋转掌力,如同柔和的气墙,把万冬和木讷少年分开。

一丝酥麻感,遍及二人全身。

哇!

其中木讷少年,因为受了一拳,吐血受伤。

万冬,则被那一掌,挽救了一条手臂。

“宗主。”

万冬一脸惭愧,望着身边多出的蓝袍身影。

出手之人,正是云岳宗主。

“这场,算你们胜。”

云岳宗主深吸一口气,面色阴沉。

刚才那关头,万冬注定要输,他只有出手,保住门下弟子的手臂。

“哈哈,承让承让了。”

铁剑门的八字胡中年,笑容灿烂,惊喜无比。

说实话。

在万冬狡诈的致命一击下,中年原以为,木讷少年要输了。

但没想到,木讷少年这么狠,直接去拼命。

当然,那半宝器的软甲,以及木讷少年的良好心态,也是其获胜的关键。

真论实力,他相比万冬没任何优势。

“云岳门,连输了两场!”

场上一片惊澜。

铁剑宗一片欢呼,另一边的水月派,传来一阵女子的窃窃私语。

“宗主师弟,我们还能出两人,并非全无胜算。不如,让我弟子陈宇试试吧。”

毛长老提议道。

闭塞性血管炎的护理
小孩健脾怎么调理
贵州十佳牛皮癣医院
安康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
如何治小儿便秘
风湿疼痛可以用活络油吗
相关阅读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