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年的朋友了

产后护理 2020-05-21 01:53

郭峰,多年的朋友了,只是在最近一年里,我们却很少联系了。

今天是农历除夕,早上六点下班的我由于睡了一夜,精神头十足,便拿出跟一些朋友挨个问候,送祝福。我讨厌复制粘贴,宁可点名,然后送上“新春快乐”或“新年快乐”,也比从上找些顺口溜一类的拜年语,再不就是自己编一整套祝福话群发出去强,好歹是自己的一份心意不是。

就在我用给周游送上短小简单的祝福之后,那小子不出三分钟就回复了我。

“咋地,‘怪哥’,起这么早啊。”周游说。

一贯的调侃,证明我们的关系并未淡。

“不是哥们起得早,而是哥们上夜班。”我说。

“夜班?咋还上夜班了么?你不是一直都讨厌夜班吗?”

“我讨厌的是不让睡觉的夜班,让我睡觉,我干嘛要讨厌呢。”

“也是。难怪你这么精神,不到七点就给我发拜年。”

“你现在还在烧烤店帮忙呢?”我问。

“干啊,不干咋整。”周游略显无奈地说。随即又附上一句,“都是峰哥害得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有些事情我还真就想不知道呢,可无奈的是,偏偏有很多事情让我知道,特别是关于人性的东西。以至于把我给弄的,对于人类的一些内心想法,我把它们看得很是鄙夷,很是黑暗,少有高尚,少有光亮。对于人类的评价,更是越来越低,甚至低到除我之外,好像再没有君子,虽然我也不是什么证人君子,但至少我不虚伪。

我也不免奇怪,为什么总能让我碰到这类人呢?

大概早在三年前吧,我们就认识了那家名曰“烟熏火燎”的烧烤店的老板,周游曾经在那儿干过后厨,就是给烤串、鸡架一类的东西过油,外加拌个凉菜、煮个冷面什么的。可后来就不干了,听周游说,太累了,从下午两点多一直干到整点凌晨,有时候甚至干到将近凌晨两点。

可之后,由于郭峰管周游借五千块钱,说是填补饥荒。周游也是够朋友,借了。可他万万没想到,郭峰之所谓填补饥荒,并非填补了就没饥荒了,而是属于拆东墙补西墙的性质。起初,周游鉴于好友的情面,也不好意思追讨,但后来竟然惊动了周游的母亲,因为那五千块钱是周游管他妈要的,借给了郭峰。

面对母亲的质问,周游无言以对,只能给郭峰打追讨。郭峰的态度很好,既客气又凄苦,但说来说去,手头属实没钱,诚然令周游气愤不已,却又无可奈何。

既然郭峰还不上这五千块钱,周游也只能回烧烤店继续工作挣钱,补上这五千块钱的窟窿,给母亲一个交代。

“过年应该不上班吧?”我问。

“不上,从前天就开始歇了,一直歇到初七,初八正式上班。”周游说。

“你现在还能联系上峰哥不?”我直入主题,因为我觉得哥们之间的谈话没必要铺垫太多。

“联系不上,发他也不回,打一直关机,他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。”

“他早就停机了,差不多都快一年了。”

“没个不停机。”

“谁说不是呢,钱一圈人钱,还有银行贷款,信用卡贷款,法院的传票都揣手上好几张了。这要是开着,估计都能打爆。”

“听你这么说,你跟他还有联系?”

“有,但也不多。你就说吧,跟他能谈什么,谈感情?欠的钱还没还上呢,还有什么感情。谈钱?他现在是要钱没有,要命拿走的派头,谁能整了。所以干脆,啥也不谈,没用。”

“呵呵。算了,我是想开了,钱呢,我认了,不想了。”

隔着屏幕,我能很清楚地感受到周游的苍凉与无奈。

他是不想了,那么我呢,是否也能像他一样,看淡,看开呢?

显然,我不能。倒并非我心眼小,而是周游认了的钱早就花出去了。而我认的钱却还在花。

当初郭峰三番五次来我家找我,不停地在我面前诉苦,恳求我借钱给他。可当时的我真的没钱,他就跟我说,拿我的身份证替他办一个捷迅公司的借贷,并且还向我保证,每个月将近四百块钱的还款,他出,只要我能帮他办下来就行。

我想了好久,也没下定决心帮他,因为我怕他还不上。况且,他之所以无法拿自己的身份证办理该业务,是因为他郭峰的名字,已然毫无信誉度,几乎已经被各种借贷公司给拉黑了。有鉴于此,我就更不敢再帮他了。

可我真的受不了他在我面喋喋不休自己惨淡的现状。思来想去,索性帮帮他吧,就在第二天,我陪他到捷讯公司的一家营业厅,以我的名义帮他办了借贷。

前几个月倒还好,他每个月都能准时把钱打到卡里,也算是按月款待。可后来就完了,到日子了,他的钱还没进卡呢。我呢,给他打,关机了,聊呢,无外乎哥们钱紧,通融几天,最近台球室(他一直在台球室工作)不景气,开得少,等等推脱搪塞之辞。

这把我给气的,可又毫无办法,毕竟借贷协议上写得是清清楚楚,我的名字,我的身份证号码。

从第九个月开始,我就在为他服务,为他还钱。想想我也真是傻,真是贱,虽说人生就是赌博,但那一次的赌,我出的本金似乎有点儿大了,而且现在再一看,我输得很彻底。以至于,至那以后的我,除了父母,谁跟我提钱,我的回答都只有两个字——没有。

从第九个月还到第十二个月,我本以为一年的期限已经结束。可谁成想,今年一月份,也就是借贷的第十一个月,捷讯公司又给我打来,问我是否已将本月还款存入指定银行卡。

我先是一愣,随即质问对方,“一年都过去了,为什么还管我要钱?你们也不至于这么黑吧,我们可是有协议的!”

而那边的那个客服人员竟不慌不忙、不急不慢、理直气壮地回答了我,“先生,请您仔细阅读协议条款,您与本公司签定的协议上写得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,还款期限为十八个月,而不是十二个月,也就是说,您还差六个月的还款,你可以按月还款,也可以一次性还款,还请您遵守协议……”

那边又说了许多,可我压根就没听进去,我只是记住了十八个月。

于是,我跟郭峰聊,可那边却不搭理我了。我深陷迷惘之中,心说,“这个王八蛋,他可真行,他可真不是个东西!”

我不仅恨郭峰,也恨我自己。

这下可傻了,之前的三个月,再加上之后的六个月,每个月390.27块,九个月加起来一共是3512.43块。

多想无益,既然束缚于协议,那么也只能忍痛含泪继续还款了。不过还好,现在都已经二月份了,还有四个月。到了那是,也就轻松了,解脱了。

本来就不算聪明的我,这么一看,就更不聪明了。为了维系所谓的友情,我相信他,但这份信任,却坑苦了自己。

什么是友情?原本我是敢于振臂高呼的,但现在我是真不敢了,毕竟真真切切认识了一些人,彻彻底底看清了一些事。这些人或事,给予我的并非是善的感念,而是恶的触动。可能是我太善了,总感觉我所能目及的,全是恶。

我之后又与周游聊了几句,聊来聊去始终离不开对郭峰的评价。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,谁让郭峰跟我们是多年的交情,如此熟悉呢。

最后,周游来了这么一句,“我的五千,咱别提了,你的三千呢,咱也别提了。现在在郭峰那儿的三千和三百,又有什么区别呢。”

我听罢,附以认同的冷笑,心说,“也对,怎么都是没,还感想个屁呀。”

共 2655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借钱还钱天经地义,这么简单道理却有人借钱不还还坑了朋友。郭峰所谓的多年朋友,周游借给他从母亲这要来五千块后就没人影了,害得周游只好在烧烤店继续工作挣钱,补上这五千块钱的窟窿给母亲一个交代。郭峰没有信用无法拿自己的身份证办理业务,就借用朋友身份证办出了,从此恶梦开始朋友得为郭峰还钱。作品构思立意好,从社会存在的现象说明了一个道理,别轻易借钱给别人那怕是最好的朋友。作品行文流畅朴实,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和可读性。。【:闲妹】

1楼文友: 21:27:5 欣赏佳作,新年快乐!

回复1楼文友: 11:19:06 问候老师,新年快乐,感谢百忙之中辛苦

肥胖症的药物治疗原则
得了鼻塞怎么通气能解决吗
大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
相关阅读
友情链接